回忆评论
妈妈冰心说:有了爱,就有了一切
  
2011-10-31 17:10:41    发布人:秘书     复制

  吴青:冰心小女儿,1937年出生。1960~2000年在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任教,1982~1983年美国麻州理工大学访问学者,1993~1994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富布赖特访问学者。1988年起,当选为北京市人大代表,连任四届民选代表;自2005年起为“亚太妇女参政中心”董事;2006年应联合国教科文总干事的聘请为“世界和平教育奖”的评委。2001年,因在推动法制建设和妇女维权方面所做的特殊贡献,荣获“亚洲诺贝尔奖”——菲律宾拉蒙·麦格赛赛公共服务奖;2003年被施瓦布基金会选为“世界杰出社会事业家”。
  
  调皮的女孩最巧
  
  “调皮的男孩是好的,调皮的女孩最巧。”母亲的这句话,吴青记了一辈子。
  
  小时候,吴青非常淘气,是出了名的孩子王,喜欢做各种各样连男孩子都不敢做的尝试。有一次,她看了电影《人猿泰山》,想像着泰山在森林里悠着大藤,疾荡如飞,好生向往,回家便拿了根绳子,系在树上荡悠。忽然,绳子断了,她一下子被甩飞,滚到地上满脸是血。还有一回,看到跳伞表演,就模仿英雄壮举,撑把雨伞从高处往下跳,不知道伞是破的,跳下磕到石头,顿时起了一个大血泡。
  
  然而冰心从未因此限制女儿的天性。吴青出了事,她一边心疼地为她处理伤口,一边询问:“没想过把绳子结得扎实一点吗?”“家里有那么多的雨伞,怎么就偏偏拿了一把破雨伞?”
  
  今天,吴青品味母亲当年的话,很感慨:“妈妈给我留了足够大的成长空间,让我吃一堑,长一智,懂得凡事都要对自己负责,做事要有保障,学会思考问题在先。”
  
  在吴青的记忆中:妈妈是很尊重孩子的,从来不会强迫她们姐妹俩做自己不喜欢的事。家中,男女绝对平等。她甚至极少就女孩子的性别特征,做一些有针对性的教育。“妈妈一直强调:女人首先是人,然后才是女性。所以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女孩就比男孩差,更不会因为性别而使行动受到束缚,无论爬树还是打球,我都远远胜于男生。”
  
  “女人首先是人,然后才是女性。”母亲的这句话,在很多年之后,女儿有了更深切的感触。吴青说,有一次,在甘肃农村,她经过一户人家,站在大门口问:“家里有人吗。”一位女孩却在里面应声道:“没有人”。她的眼泪当时一下子就涌了出来……(没有人把她们当作真正的人,她们已经习惯了。)
  
  这件事,后来直接催生了“北京农家女实用技能学校”,今天,这是吴青除当人大代表之外最重要的一项事业:从西部和边远地区招收16~20岁的贫困女孩,先教会她们做人,诚信,自强,自立,然后再教她们掌握技术,脱贫。
  
  她的母亲是闪耀中国文坛的一颗巨星,“小桔灯”的柔光曾经温暖了几代人的心。
  
  记者见到她时,她头发利落,眼神清澈,步履轻捷。坐立眼前,动静之间,完全是一个率真可爱的老太太形象。虽然已经年过七旬,但言行举止还像一块璞玉那样纯真。在任何地点,见任何人,对任何事,都只说真话,全然没有一点功利心。
  
  但是她也有犀利坚韧的一面,26年风雨京城,一张代表证、一本《宪法》从不离身。因为爱提意见,有人说她“咄咄逼人”,是“中国最难对付的人大代表”。她嘲笑自己就是一个“刁民”。“怎么想就怎么说,学不会拐弯。”
  
  采访吴青,不仅仅因为她是冰心先生的女儿,更因为她的正直让人钦佩。有人评价:论气质、性格与为人,她都最像冰心,一样的纯真率直,富有爱心;一样的坚持原则,果敢无私。
  
  记者实在没有理由不探奇:究竟是什么样的家教让她的内心充满了温暖与力量,如此高尚,丝毫不沾染俗世的尘埃。
  
  妈妈最宝贵的礼物
  
  “在你看来,什么是母亲留给你最宝贵的礼物?”
  
  “真、善、美。”
  
  老土!的确,这样的话,今天很多人听了都会哄笑,但是在吴青的眼中,这就是母亲留给她最宝贵的礼物,让她一生受益。
  
  “真,妈妈从小就要求我们诚实,不说假话,不说脏话,不说违心话,做人永远要本着真和善良。”吴青记得,小时候,她和姐姐如果撒了谎,妈妈就会拿肥皂水洗她们的嘴。善,有一次,吴青骂了一个哑巴,冰心知道后非常生气,说这是人世间最残忍的行为,接着,冲了一杯奎宁水要吴青喝下,那药水极苦,给吴青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
  
  “真、善、美这三个字,任何时候都不会过时。”吴青说,“要待人以诚,而你只有真,待人才能够诚,进而才能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承担起责任。这是妈妈从小就教给我的东西。”
  
  有一个疑问,终于可以当面提出:阅读冰心先生的作品,为什么总是能感受到字里行间散溢着浓浓的家庭气息。
  
  “这是母亲对家庭生态美的自然描述。”吴青如此评说。
  
  “生活中,妈妈常常教导我:家庭是社会最微小的细胞。家中有爱,家庭每一个成员互相理解、支持,社会就会稳定、和谐。就像我们这个家,在历史上经历过那么多次的政治运动,批斗、挨整,其间悲欢离合,历尽磨难,却依然维持着一个完整温馨的家。为什么?就是因为有爱的支撑。”
  
  今天,小家的爱已被吴青演绎为对人民的博大的爱。在我国,她开创了“三个第一”:第一个手捧《宪法》为公众维权的人大代表,第一个设立选民接待日的代表,第一个随时随地准备向人民汇报工作的代表。这“三个中国第一”充满了刚性,但刚性的吴青,内心充盈着的却是广义的柔情:“我认为坚持说真话就是一种爱,对国家、对人民的爱。”
  
  于是,再复杂的事情,到吴青那儿都会变得简单——妈妈说:“有了爱,就有了一切。最最美好的属于人民。”
  
  正直高于一切
  
  采访吴青之前,记者就对她的正直多有耳闻。几年前,曾听冰心文学馆的负责人陈国勇说起一件事:上世纪80年代,吴青第一次参加人代会。当时,听到主持人这么介绍一名干部:“他是某某的儿子”,吴青立刻站起来打断说:“你不能这样介绍一位干部,这不负责任,我们要知道他的工作,他的成绩。”
  
  而这之后,有关她的正直,更是随着一件件手握《宪法》为公众维权的成功案例而被广为传播,她成为“中国最难对付的人大代表”。“我当代表不一样,就是要真当!”吴青在无数个公开场合宣称。
  
  但是,正直这个优秀的品质如果在现实中四处碰壁,又该如何协调理想与现实的矛盾?
  
  面对这个问题,吴青的回答不假思索:“人品高于一切,正直高于一切。为正直所付出的代价,我一点都不感到害怕,不会后悔,而且永远准备如此。”
  
  吴青说,正直的力量来自母亲。1984年,她被选为人大代表的第一天,妈妈就送给了她一本红底烫金封面的《宪法》。扉页上,冰心老人亲笔寄语: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。”20多年过去了,这本《宪法》不知被吴青翻阅了多少遍,而扉页上母亲赠予的那句林则徐的名言,也早已被吴青立为座右铭,铭刻在心。
  
  今天,吴青出行,总会随身携带母亲的相片。面对记者,她并不讳言母亲给了她特殊的资本,但是这份资本,在吴青看来,是正直,是社会责任,是为人民说实话办实事的底气。“父母教会我的是社会责任,人家利用父母升官发财,我利用父母给人民说话办事。”
  
  巴金老人曾说:冰心的作品深深影响了八代读者。那么,如果冰心老人在世,她会对当代青少年提什么样的建议,又会对他们寄予什么样的期望呢?
  
  “妈妈会说,从你自己开始做起,立志做一个好公民。但是,绝不要以个人为中心,以小圈子为半径,那走不了多远。只有站得高,视野开阔,才能走得远。”这是吴青的回答,她清澈的眼神,没有一丝的犹疑。

 评 论(0) 浏 览(357)
  • 我要评论
  •  更多表情  
  • 好
  • 已阅
    您已经输入个字,还可以输入个字
谁来看过:
本站地址:北京海淀     公司名称:冰心网     邮箱:binxin@yahoo.com     电话:010-58858369
万度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0564号
本版本为试用测试版本,头头网有最终解释权。
Copyright@2000-2011, All Rights Reserved